从10多岁跟随师傅学做篾匠开始

2017-06-12 17:54

在盛产竹子的南江镇,篾匠们用一双粗糙的巧手,将一根根翠竹,做成了一件件竹制品。时过境迁,随着塑料和不锈钢制品的普及,竹制品逐渐被冷落了。篾匠和很多传统手工艺人一样,正成为一道道渐行渐远的风景。

虽然现在篾匠的生意很萧条,但篾匠也有过骄傲的日子。早年间,竹器是家家户户必备的生产、生活用具,床铺、躺椅、菜篮、筲箕、桌子、凉席、淘箕、蒸笼、筛子,甚至连热水瓶壳也是竹编的。那时候篾匠师傅的生意很好,几乎天天有人前来定做,或被人请去修补。

记者来到邹育军家的时候,邹育军正在替邻居修补一个筲箕,几十年不间断地编织,篾具制作修补对于邹育军来说驾轻就熟,只见他手指在篾条间来回穿梭,不一会就将筲箕补好了。由于旧筲箕一般都成了油亮亮的酱色,新补好的筲箕会留下明显的痕迹,手艺好的篾匠会将修补的地方处理成规整的图案。

今年30多岁的篾匠邹育军是南江镇昌江村人,性格内向,不善言辞。从10多岁跟随师傅学做篾匠开始,到现在已经有20多个年头了。

这些年,随着社会的变迁,塑料和不锈钢制品的出现,需求竹制器具的人少了,传统篾制品几乎被淘汰,篾匠无疑要面临失业的困境了。现在,只有一些零零散散的村民前来定做,邹师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编一个簸箕要花一到二根竹子,如今好的竹子要5元钱一根,加上运费成本算下来就接近10元。一个簸箕的卖价才20元来元,算下来只赚了10元钱左右。现在村子里的年轻人出去打零工一天都是100元左右,没有人愿意学习篾匠这门手艺了。

邹育军介绍说,篾匠功夫全在手上,而且都是细致活,要经过多年磨炼才能达到精熟的程度。从锯成竹节,剖成篾片,到编织成竹编用具,要经过十余道工序,而且都是手工操作。其中,劈篾最重要,蔑一定要劈得粗细、厚薄、宽度都一致。选用的竹子也有讲究,一般都要选用毛竹和金竹,金竹最好;还要选用6年的老竹子,这样做成的器具才经用。

几千年来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传统手艺面临生存危机,上了年纪的老篾匠作古了,稍年轻的一个个先后不再干了。邹师傅的做篾生意也像那些竹制品一样,由青转黄。说到对今后的期望,邹师傅表示,作为篾匠中可能是最为年轻的他,又想保护、发展好自己的技艺,又想赚到钱、谋求更大发展。面对发展与传承之间的矛盾他进退两难。